婚禮過敏體質


自從親身參與我姊婚禮的誕生後,內心一直惶恐不安,誠惶誠恐的。姑且不論姊與乃夫之間是否適合這類庸俗的問題,我對婚姻、婚禮這類事已有了完全不同的想法。就像是轉了好幾圈的雲霄飛車,要往拋物線慣性定律飛出一樣,那麼痛苦不安。

不知道打從幾歲開始,我對「年齡」這件事變得非常敏感,每年過生日也開始有了快樂以外的感受;面對比我青春洋溢的少年少女,也開始覺得手足無措,彷彿在他們面前,經歷與成長並不足以與蒙昧、神秘的獸匹敵。而當外人也逐漸使用你「已經」幾歲幾歲云云這種話語型態在跟我對話、安排我的人生際遇,細數過往點點的時候,裝小似乎也不太適合在這麼莊嚴的氣氛中與之應對。

雖然新世紀開始,人們對於人生規劃開始往後挪移,而我的年齡與「婚姻」似乎還是有點距離,然而世事的難以計算與預料,生命總是會給你出其不意的驚喜。事實上,一切大概是起因於我姊的婚禮,他們很幸福,無庸置疑。然而旁觀的我卻開始畏懼。

小時候我也曾有過那些浪漫的夢,想過大概幾歲要走入另一個家庭。我想起青少女時期和當時的男友去逛IKEA,兩個青春的靈魂幻想著夢中的家庭,然而當時的男友與我恰恰相反,他並不愛小孩。我記得那是一個主臥室的陳設,當時的男友逛著逛著,啐了一句:「靠,看到嬰兒床就倒胃口!」

親愛的,你必須知道,這句話是我第一次受到衝擊,關於婚姻啊,兩個人不同的價值觀這類的事。在此之前我雖早熟,卻也還是有著童話中「小女兒」的柔軟心情。之後陸續參加過幾次婚宴,也都還算開心,反正婚禮程式不就是那套:進場、致詞、播放影片、不認識的人笑鬧、小孩哭叫、打翻飲料等等。

然而直到我目前參與這個婚禮,我才知道這個神聖「儀典」背後所纏繞的複雜關係。兩個人相戀,然後各自背負家族成婚,當中的交涉、妥協、你來我往,非當中人不能理解。幸運的是,在至親的婚禮前,我們有此榮幸觀摩另一個崇高。

於是一個堪稱妙齡的女孩在星期六晚上,如此精華、如此美妙的時光,必須前往高級飯店參加宴會,但事實上我根本不認識新人,走在路上、聽到姓名,我也無法從記憶中考核。不過人際關係這憂傷的名詞,不就是這麼回事?好吧,讓我們就定位吧。

一開始都還算平順,具有某層面高度社會地位的主婚人、介紹人高談闊論地說著自以為幽默的祝福;荒腔走板的主持人溫柔地命令大家。好吧,到此還可接受,菜餚也還不錯,只是舉目對面坐著各式各樣父執輩的男男女女,實在讓人提不起勁來社交。

開始播放成長紀錄與相戀過程,所有婚禮必備,卻也是我最無法恭維之處。照片中的人從出生、三歲、十歲,一下兩張照片的就跨幅青春期,好像什麼濃縮精華液一般,吃下去你就有病治病,無病強身。但現實總是事與願違,照片中素樸的兩人,現在正裝扮得不知是什麼樣子,誰也認不出,坐在人際海洋遙遠的另一端,所謂焦點的「主桌」上。

我開始感覺不對勁,有點呼吸不過來,這樣說起來這荒謬劇好像在sex and the city上演過,carrie試穿廉價婚紗忽然喘不過氣來。不過我畢竟不是慾望師奶,我只能皺著眉,感受歡欣鼓舞的氣氛朝我襲來,彷彿要致人於死地。但那也無所謂,因為神話學告訴我們,人必先經歷死亡,爾後才能重生。

只是怎麼我越來越不對勁,我急速穿過滿滿佳餚到洗手間,關在廁所裏面忍不住作嘔,反反覆覆終於好了一點。身穿華服,腳踩高跟鞋,在五星級飯店的廁所裡嘔吐,我真不知這是什麼機械降神式的靈光撫慰。

我終於明白,我憎惡繁文縟節,以及其背後所有所有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還有可怕的程序,因為那不是讓你回頭審視你有多愛這個人,或是你們曾經經歷過的所有甜蜜。

只是循序漸進地告訴你:你他馬的不是單身,沒有自由了!

我於是向神禱告:期盼我下次一覺醒來,身旁躺了一個與我已婚一個月的男子。

2008.10.05 | | 留言(0) | 引用(0) | 團長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