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的意與志與情:《爸…你好嗎?》

導演:張作驥

編劇:張作驥

2009.07

「…在我剛拍完美麗時光之後,我爸爸看著電影的一些片段,突然感嘆的說:『怎麼我都聽不懂啊!』…那時我就有想到,拍一部爸爸聽得懂的片,甚至是拍一部關於爸爸的故事。

「我記得他跟我講過一句很重要的話:『如果你覺得是對的,那就去做吧!』我總覺得我去拍很多父親的小故事,他一定會贊成的。所以,我組合了十個故事單元,匯集了十種父親的面貌,希望呈現我對父親的情感,期待觀者在故事裡找到一點知心,感受到父親的溫暖與孤獨,他們對孩子的愛與不捨…」-張作驥


「我每部片子裡都有人死掉,但從來沒有像我父親的死對我帶來這樣的震撼。」—張作驥

 

 


                            


滂沱大雨下我躲進戲院,買了張票準備分享十個關於父親的小小情事。片頭拉開,唯有一句話:對於父親,除了背影,你還記得什麼?

我的父親沒有兒子,相傳女兒是父親前世的情人,看來父親上輩子恐怕是多情了。事實上,這也可從他的生命型態看出一些端倪。我對父親的背影印象稀薄,因為從小,我就是走在他的身邊,我牽著他的手走路,他開車送我出門,我也總在副駕駛座。我還記得他把我從後座叫到副駕駛座的那天,我十六歲,他說:「妳長大了,該坐到這裡了。」

我那時候只以為或許他不願再當司機,卻不明白他所欲告訴我的:此後妳將與我看到一樣的景色。而我當時更不明白的是,他早已清楚地預視了,女兒有天終將遠離他的城堡。

我想起,他為姊姊蓋上頭紗時,淚流滿面的模樣,我心底暗暗發誓以後不要生女兒了,愈是貼心就愈難分離。我在他身上看到長子的風範,他的妹妹早逝,可是母舅比天更大,所以他承擔起這樣的責任,子姪的娶親與生子,做為大哥的他希望能代表這門姓氏的祝禱。

可是父親面對他的父親,卻只是長子的沉默。祖父的嚴厲隨著他健康的瓦解而煙 離。他們之間的沉默就好像〈往日的舊夢〉一般,需要我們注入聲線。可是臥病在床的祖父漸漸成為〈鐵門〉中的父親,沒有獨居也沒有硬朗的身體,但一樣將自己困在鐵屋中,自我舔舐於喧騰過後的靜安。

這幾年父親決定退休,我很遺憾這個家庭沒人能繼承他意志的成果。我六歲的時候,這個我們家最小的小孩誕生於忠孝東路,他接受的父親的雄心壯志,並且成為這個女性家庭一切的生活的依賴。我的父親在商場上遭遇過重大的風暴,因此他期待我進入律法的世界。

可是那裡不是我的世界。父親不明白文學的世界裡面有什麼,但他仍一如〈接受〉中的父親擁抱了我與我的文學世界。

張作驥放下過去的暴力,從溫暖而柔軟的角度書寫父親,用親情為人生切片,讓鏡頭成為顯微鏡,仔仔細細調整焦距與光圈,不讓「父親」模糊,精準地呈現出父的意志與情的痕跡。

雖然我沒能好好為電影說話,而讓它成為我故事的註腳,可是如同最末,在字幕旁「人人說父親」的部份,這一切是最甜蜜而不容忽略的經驗。

http://blog.xuite.net/changfilm/father

2009.08.13 | | 留言(0) | 引用(1) | 光影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