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不是讀書天



這陣子一直想到這件事,大概是春天到了,到處都可以聽到鳥鳴吧。

那天中午我和K約了一起吃午餐,他在遠企那一帶上班,工作甚忙,讓人幾乎遺忘他是一位廿四的壯年。與K認識十年了,我們從相同的地方,因為選擇而逐漸出發到非常不同的目的地,每每與K見面總讓我覺得自己留在校園中似乎過於安逸與沉默,不比他們的風華絕代。

「最近春暖花開,生機蓬勃,讓我忍不住……」
「想要大大購物一番!」

K總是搞不懂我(或說女孩吧)哪來這些精神買衣服裝扮自己,他更不懂的是,我一個看似「深思熟慮」的女孩,總是在履踐他們男性眼中的「衝動消費」行為,好幾次跟他去逛街,也都喜歡煽動他買東買西的。

「不是!」我一邊賭氣地吃了一口冰火菠蘿油,一邊說:
「你還記得w嗎?」

w,金山少年,是K高中時的室友,燒得一手好菜,家裡開錄影帶店,他週末回家會帶幾支K或我想看的dvd回來。有一次我去找K,w還下廚作了一桌子的菜,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男孩的細心。

有一次w帶了世紀無敵大爛片《第一次的親密接觸》回來,因為張震有演,我吵著想看。我跟K還有w就一起花了快兩小時看完,超難看(這不是可以預料得到嗎?)的劇情,使得K按下open╱close鈕、把dvd退出時,我們三個人一句話都沒有說,氣氛好沉。

在我印象中,w就是一位好好先生,但我跟他沒什麼特別交情,老實說K也是,即便他們是同班同學,甚至還在同個屋簷下生活一年。

我高中的時候是校刊社主編,K好像沒特別參加社團,w則是生物社社長(當然是K告訴我的),我實在很疑惑何以有人會參加生物社,而且一講到社團他就眉飛色舞,一改平常的內向木訥,ck校園裡有一座很有名的蝴蝶館,裡頭收集各樣蝴蝶標本,w曾邀請我去參觀,並熱情地表示他可以講解。但我這人非常討厭且畏懼蝴蝶,因此禮貌地拒絕了。

「哈哈,說真的,我跟他還真是很不同的兩個人。」
「對啊,奇怪你們怎麼會一起住?那w在你們班上的好朋友是誰?」
「□□□和□□□。」
「他們是誰啊?我怎麼不認識。」
「就我們班另外兩個生物社的啊!」

「你們會一起上學嗎?」
「一開始會,但是後來就沒有了。」
「為什麼?」
「因為w都很早就要去學校,餵他們社團的動物。」
「天啊,他真的很熱愛生物社耶。」

為了他人不理解但自己喜歡、深愛的東西付出,一直到許多年後我才明白這當中的自我調適與相處之道。

「我最近常想起『那件事』。」K聽到這句話,推推眼鏡,視線從黑莓機移到我臉上,不顧嘴裡的糯米雞,我們倆哈哈大笑。

高二,十七歲,那陣子ck正準備社團成果展,k跟我說w前幾天驗收學弟解說時大發雷霆。我很是驚訝,好好先生也會發飆嗎?我就問k說為什麼他要生氣?

「因為叫聲。」
「什麼東西?!」
「因為學弟說綠繡眼的叫聲是啾啾叫,w就非常生氣,說:『綠繡眼是啾--啾叫!』」

我現在才發覺我十七歲不知道的事:如果因為綠繡眼的叫聲少兩拍就非常惱火,不是太過美好了嗎?「青春」兩個字的古典意義就是明媚春光,我想在春天想起十八歲之後再也沒見過的男孩,或許有某種神秘主義式的通感。

畢竟,春天不是讀書天,吹面不寒楊柳風,從淡墨、白色圍繞的眼睛中看見的過去,仍然那麼溫煦。


AUTHOR: 姵均 DATE: 03/28/2009 03:54:00 PM IP: 0.0.0.0 EMAIL: noreply@blogger.com URL: http://www.wretch.cc/blog/d22775566 春天不是讀書天<br />夏日炎炎正好眠<br />春去秋來冬又到<br />收拾書包好過年<br />哈哈((如果沒記錯的話...<br /><br />話說 我愛上國文啦XDDDDDDDD <br /><br /> BY姵均

2009.03.28 | | 留言(0) | 引用(0) | 魔幻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