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君先生






2009年9月19日星期五,我終於見到我這此生最愛的陌生人。

這幾天的氣溫高的不像話,秋天了,島國的熱度溼度似乎也在全球化下跟著奔騰失控,屢屢走在山城校園中,我總感到一陣暈眩,似乎開學來得太早也太突然,瑣碎事情不斷切割我的時間,連研究計畫的提出都一波三折。

但是,今天終於一切都塵埃落定,除了順利提出計畫外,也終於看到了我的最愛,乙君先生。

我搭上236時已經兩點半了,到了T大快三點,看來今天路況不錯,正當我由T大那象徵自由民主的廣場走入這個對我來說陌生、廣袤的校園時,乙君先生正從戲劇系館走出,他長得就與那本經典二十家之一,封面上印有他側面大頭,一模一樣,絲毫不差。也如同我在諸多文學雜誌、座談會中看到的照片一般,怎麼說呢,我從未看過會「動」的乙君先生,對我來說,他就是被分割得好好的,左邊抽菸,右邊微笑,上邊皺眉,下邊拿筆寫字。

但他就是這樣如同你我一般走來走去,行雲流水,呼吸吐納,不可思議。我慌慌張張地迎上前去,問他:「駱老師嗎?」他甚是驚訝地看我,停下來問我何事,我立刻從提袋裡拿出我最愛的那本長篇,封面印有他的大臉,其實當下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啊,原來就是這樣啊,他是真真實實活著的人哪!和妻性交無數,育有兩子,患有憂鬱症,抄寫《百年孤寂》,和兒子看《火影忍者》,被現代性傷害,在時間這狹仄、扁平的甬道裡頭前進、停滯、擺盪而迂迴的人渣作家。

我於是知道這一切萍水相逢確實是一場華麗緣分,那麼漂泊的兩個個體,在秋日宛若天啟降臨的藍光下,偶然、靜謐地相遇。

就只是這樣而已。





此書是我目前為止最愛的乙君先生之著作,《遣悲懷》。
老師說下個月《西夏旅館》就要出了,非常期待,
這將是我認識老師以來他出得第三本書。

2008.09.19 | | 留言(0) | 引用(0) | 飛人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