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方

W坐在我對面,大包小包說他等下要去哪。我們吃飯非常自然,台北今天不怎麼冷。不說從前,也不談以後,只有現在。

一切都非常好,就算只有我被迫停止、被迫留下,而你們都浪跡天涯。

「幾年後再見了!」W輕鬆而微笑地說,我笑了笑說再見。回頭離開,東區街頭熟悉地讓人憎惡,「浮雲蔽白日,遊子不顧返」,我們沒有轉身的餘地,只好向前,向前……我猜W此刻走下長長的階梯,或許已刷票進入長長的軌道,多年前誰能想像地底能如此星羅棋布,快速便捷呢?而我走上白日的台北,天氣陰陰的,沒雨沒太陽。W或許已經抵達車站,幾十分鐘後就要見到戀人,「相去萬餘里,各在天一涯」,台灣畢竟還是小了些。

我仍走著,只覺滿身倦意。他方的故人總是流動的,而我卻猶如釘下的塊木。元月冬日,最適合離別。

「十觴亦不醉,感子故意長。明日隔山岳,世事兩茫茫。」


AUTHOR: yinzi DATE: 01/08/2009 02:49:00 AM IP: 0.0.0.0 EMAIL: noreply@blogger.com URL: http://www.blogger.com/profile/15524638755027255258 贈衛八處士/杜甫<br /><br />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br />少壯能幾時?鬢髮各已蒼。訪舊半為鬼,驚呼熱中腸。<br />焉知二十載,重上君子堂。昔別君未婚,兒女忽成行。<br />怡然敬父執,問我來何方。問答乃未已,驅兒羅酒漿。<br />夜雨剪春韭,新炊間黃粱。主稱會面難,一舉累十觴。<br />十觴亦不醉,感子故意長。明日隔山岳,世事兩茫茫。

2009.01.07 | | 留言(1) | 引用(0) | 魔幻

留言

怎麼會生氣呢!<br /><br />怕是奇哥過譽才是。

2009/01/08 (木) 13:22:00 | URL | yinzi #79D/WHSg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