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篇:寫給遠行的情書

斷簡情書系列第二篇,只能說最近創作量跟創作慾都非常強大,希望現世安好,那麼我就不用寫情書給指稱們了。

親愛的F:

「來日大難,口燥唇乾」,漢代樂府詩歌的句子,下一句是「今日相樂,皆當喜歡」,胡蘭成給張愛玲講過,但他這文化╱感情騙子解得不好,其實這兩段話理應是相互表述的,因為過去的大難╱乾涸,才能有今日相知的快樂。然而當前的快樂,不是又會造成往後的痛苦嗎?

同樣時空下的快樂,或許會造成日後的苦難。

所以,道別等於死去一點點。

你同意嗎?


AUTHOR: 奇 DATE: 12/18/2008 02:25:00 AM IP: 0.0.0.0 EMAIL: noreply@blogger.com URL: 「來日」是從前嗎?<br /><br />那是不是說:「從前曾經一起攜手走過那麼辛苦的日子(口燥唇乾),而今應當愉悅的珍惜在一起的時光(皆當喜歡)」,是這樣嗎?<br /><br />話說胡蘭成是騙子,一點不錯。

2008.12.17 | | 留言(0) | 引用(0) | 魔幻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