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 you, WORK OUT!


走在台北街頭,看上去年過十八的紅男綠女們,幾乎人人都有被某家健身房(打著全亞洲最厲害的武打明星—不是洪金寶、李連杰,聲稱他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以及認為台灣選舉是一場笑話的那個—為廣告)的黑衣男╱妹圍堵,要你進去參觀他們為數眾多的跑步機、仰臥起坐機、提臀機、鍛鍊二頭肌的舉重機……名稱花俏,並且黑壓壓,要按半天會有紅色數值跑來跑去的那些——可以訓練你身體肌肉、體力的機器。

通常他們的妹子都化濃妝,嬌小可愛╱高挑勻稱;男孩多半堪稱有型,至少很敢跟你攀談。然而世風日下,人心不古,那些打工男女已不復我當初見到的嬌俏帥俊了。記得這家健身中心剛開始採用這種路上招攬的方式,成果算是不錯,多半會停下來看看眼前這些外型還不錯的異性要告訴你什麼;但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越來越普通的sales們開始放縱妄為,有時候會跟你拉拉扯扯,有時候甚至會口出惡言:「欸,妹妹,我看你手臂需要加強喔……」自以為跟你換帖兼手帕交,好心提醒你——該運動囉!

基於文明人最低的禮儀苛求,我一步也沒踏進過這家健身中心,甚至逛街回家路上需要經過那烏黑的C開頭,我也都一定會繞路而行,遙遠地觀望他們用著好幾年不變的「攔截法」(簡直就是恐怖電影裡面的公路殺人狂)招攬「首次」參觀者,以及看它們分店一間間地看。偶爾抬頭看,跟在裡頭雙眼空洞跑著步的人對望,還會羞澀地趕緊撇過頭去……

所以傍晚,接到友人來電說要找我陪他去參觀美洲西部健身中心時,我差點沒跌倒。一方面是想,這不是羊入虎口嗎;二方面是想,天啊,我們老到必須要去健身中心運動,好來保養身體的年紀了嗎?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當口,V大姐已經親切地帶領我跟友人上到了四樓。如數家珍地告訴我們這區域是幹麻的,那區域是飛馬課程(反正就是用飛這個意象來包裝腳踏車機),這邊是瑜珈╱皮拉提斯教室……每個樓層都有相同的大型器具,偶爾有些男女在使用,看起來年紀都不大,也挺多好看的人在運動。參觀的同時V大姐不忘探探我跟友人的工作狀況(可能是想要怎麼屠宰我們,畢竟朋友在金融業,看來是個年輕「有為」的小胖子)。

其實我對運動的要求很低,我喜歡╱擅長的運動也只有游泳,畢竟身體的局限加上不喜歡流汗,游泳大概是我最佳選擇。也因此我對健身房實在敬謝不敏,一方面覺得跑步、仰臥起坐還要付費很說不過去,二方面也覺得這家健身房爛斃了竟然沒有游泳池!

然而即便它有這致命缺點,推銷宣傳的手法也不甚高明,但「上健身房」這件事似乎還是某程度彰顯出你的經濟能力與社會地位。在健身房被有錢、年輕、帥氣又肌肉緊實的男人搭訕,進而交往,這種「都市傳奇」(urban legend)我從我姐妹淘那裡聽到不知多少次,連我自己都可以瞎掰好幾齣了。

然而最緊張的時刻終於來了,就在V大姐帶我跟友人回到一樓坐好時,朋友立刻切入重點:費用問題。

相信關於健身中心費用不一這件事,每個人也都或多或少略有聽聞吧?!我有些朋友也是會員,每每聽他們提起「學生價」,那宛若第三世界的月費我就感到不可思議,如果你可以花三位數,誰要花四位數呢?更遑論那五位數的「會員費」了。不過V大姐真不愧是身經百戰,殺進殺出之能者,先是告訴我們最高級的收費標準,又一路砍殺,我瞄了一下友人,看他似乎有點心動(反正偉大的金融業有補助他們一些經費)但仍猶豫。

V大姐一方面祭出哀兵政策,「水電費」、「房租」、「維修費」這類華而不實的數字漫天叫價,好像一個月一千多塊的「運動支出」很是應該的模樣;一方面又誠懇地跟你良心勸告,「我也希望你不用花太多錢,能養成運動的習慣」,天啊,簡直就是我倆的再造父母,還是觀音顯靈普渡眾生啊。

不過這些似乎都動搖不了友人,V大姐又繼續出招,還熱心地查詢其他我們的朋友們在這裡成為會員的付費方式,最後還使出「最後一次」「學生團報」這個撒手鐧,五位數的會員費立刻省下,可是必須趁著月黑風高,總公司沒上班的時候,「偷偷」幫你在團報截止前插件,魚目混珠,兵不厭詐。

但是友人畢竟也是在經濟大蕭條的金融業服務者,自然也是非常有禮貌地應對,並且拿了張名片,並煞有其事地相互約定,最後我們還是全身而退,衣冠楚楚。

「拜託,我幾年前參觀的時候也有那個學生方案欸!」

唉,看來經濟不景氣,SALES真不是人幹的,畢竟「誠懇說謊」這招,不是一朝一夕能練成的呀。


AUTHOR: Chez DATE: 11/24/2008 08:50:00 AM IP: 0.0.0.0 EMAIL: noreply@blogger.com URL: http://www.wretch.cc/blog/airzoom 所以說是睜眼說瞎話

2008.11.23 | | 留言(0) | 引用(0) | 魔幻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