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晉唐書法展

http://www.npm.gov.tw/exh97/chintang/
展期10/10~11/20,只有四十天喔。




















晉,王羲之:〈快雪時晴帖〉摹本


趁著周五的風和日麗,以及駱為宣傳新書而停課的日子,暫時放下碩論的新閱讀量,出發前往故宮,欣賞只有四十天檔期的晉唐書法展。

故宮對住在繁華市區的我來說,無疑是個遙遠而寧靜的所在,巍峨而巨大的靜止在北區的盛大中,一切的美好古物,讓你必須拾階而上,親臨、感受、體驗。其實這次的特展只能算是小型吧,總共展出十五件書法作品,其中最有名的該屬王羲之的作品吧,尤其是唐摹〈快雪時晴帖〉冊、〈平安何如奉橘帖〉卷與〈遠宦帖〉卷,〈快雪時晴帖〉真的很美,除了書法本身的秀雅,試想「快雪時晴」的景致,因而想起友人,提筆問候,此當中的六朝風雅,溢於言表。

另外顏真卿的〈祭姪文稿〉,也讓我印象深刻。書法史上的顏真卿,總是渾圓穩重,與歐陽詢各執一端,然而在此文中,反覆修改、凌亂的字跡卻可以感受到因亂喪親之痛,尤其是兩次「嗚呼哀哉」其力道、筆跡之不同,「安史之亂」彷彿不再是歷史課上的迢迢知識,而是那麼真切而又苦痛的事實。此外,陸柬之的〈文賦〉也讓我震懾,以往只能從文論課中讀到的鉛印文字,竟然以楷書為基調寫出,在時間的長河中,〈文賦〉由陸機到了七世紀的唐朝,又到了二十一世紀的我的當前,無論「經典」是被建構,被形塑,我隔著玻璃帷幕,讀到「詩緣情而綺靡,賦體物而瀏亮」,一瞬之間,我似乎回到了十八歲,那種對中國文化神秘的欽仰而尚未除魅的童稚狀態。

看完主要展覽後,二樓的「走向現代」中有諸多晚清工藝品,因碩論而對此階段頗有涉略的我,自然不能錯過,當中的展件有個做工精美的時鐘,上頭有羅馬數字圍繞成圈,這對身處二十一世紀的你我或許稀鬆平常,甚至是復古過了頭。然而對當時受到現代性衝擊的人們,只消看一眼上海公共場合的時鐘,就必須按部就班地工作、勞動,西洋人傳出了時鐘給支那人,徹底改變我們對時間的觀念以及生活作息,也讓人們體驗到,時間的流逝在每個刻度中,即便最後回歸原點,卻不再是所謂的「物換星移」、「日薄西山」了。



到了一樓,吸引我的有「院藏古輿圖」以及「清代歷史文書珍品展」、「清代家具展」,清代家具展主要是恭親王奕訢的書房與起居室,先不論恭親王的歷史評價吧,他為晚清洋務派代表,看著復原的書房,想像他坐在當中籌備自強運動的諸多事宜,然而最後卻面對洋務運動的失敗,這一切的一切,未免過於殘忍。另外〈坤輿全圖〉也讓我駐足良久,當中的世界觀、中西交流、獵奇而化為尋常,這不再是聖上所統御的領土,而是在更遙遠更擴散的四周,所展開的世界的故事。


AUTHOR: yinzi DATE: 10/19/2008 02:59:00 AM IP: 0.0.0.0 EMAIL: noreply@blogger.com URL: http://www.blogger.com/profile/15524638755027255258 顏真卿:〈祭姪文稿〉<br /><br />維乾元元年歲次戊戌九月庚午朔三日壬申。第十三叔銀青光祿大夫使持節蒲州諸軍事蒲州刺史上輕車都尉丹陽縣開國侯真卿。以清酌庶羞。祭於姪贈贊善大夫季明之靈。惟爾挺生。夙標幼德。宗廟瑚槤。階庭蘭玉。每慰人心。方期戩穀。何圖逆賊間舋。稱兵犯順。爾父竭誠。常山作郡。余時受命。亦在平原。仁兄愛我。俾爾傳言。爾既歸止。爰開土門。土門既開。凶威大蹙。賊臣不救。孤城圍逼。父陷子死。巢傾卵覆。天不悔禍。誰為荼毒。念爾遘殘。百身何贖。嗚呼哀哉。吾承天澤。移牧河東,泉明比者。再陷常山。攜爾首櫬。及茲同還。撫念摧切。震悼心顏。方俟遠日。及爾幽宅。魂而有知。無嗟久客。嗚呼哀哉。尚饗。

2008.10.17 | | 留言(0) | 引用(0) | 飛人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