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姊

今天早上起床,我滿腦子就是塞滿了柳永的詞:
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沈沈楚天闊。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昨天我們家就像是個傳統的本省家庭,遵循古禮,在女兒出嫁前一日,吃了一家團圓的「姊妹桌」,桌上並沒有特別的菜式,簡簡單單的四菜一湯,但是我們家已經好久沒有一起吃飯了。爸爸舉杯說,你將永遠幸福;媽媽說,今天是最後一天的王小姐;二姊說,百年好合,白首偕老。而我卻淡淡地說,身體健康。

也許我的過敏還沒康復,並且我至此時此刻仍感覺不真實,但我真心祈禱:
姊姊,愛笑的女孩,祝福妳此去經年,永遠快樂。

2008.10.10 | | 留言(0) | 引用(0) | 團長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