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MY LIFE

昨天下班後,拐個彎走進巷口的二手書店,是要幫人妻姊姊找《69》,她婚後嗜讀小說,每次回娘家總愛到我房間東翻西找。

五月天,日子不好過,生命與氣溫同步轉型,聽說夏天人的體溫會比冬天稍高,「天人合一」看來真不是先秦哲人的政治套語,而是真正的生命感知。季節轉替,最難將息,明明昨天還艷陽高照,爽朗極了,怎麼今天就陰雲沉重,悶熱黏膩?

結了帳我看看手錶,正午十二點二十分。24小時前,我還在新店的餐館跟碩班同學、博班學長姐,以及老師們一起用餐。其實我當時身體非常不舒服,吃的也少,但仍強打精神講講渾話、唱唱歌,與雙英老師東拉西扯,總不免要問問老師近況,老師談了長輩最愛跟這個年紀的我們說的話題——戀愛的下個步驟,「結婚」。

老師再三強調,「兩個人在一起,什麼都會簡單一些。」後來桂惠老師姍姍來遲,雙英老師仍繼續說著恍恍惚惚離我遙遠的人生階段。這個年紀的學生看來真是兩難,社會眼光與自我評估,我們還有多少夢想,或者說,我們還有多少能力去完成夢想、再做夢?

「長大」看來就是這麼不知不覺,72小時前,我寫完兩科考卷,獨自一人下山用餐。餐畢,行經行政大樓,校慶有一連串的活動,校友返校、金旋獎等等,目不暇給,但離他們愈遠也就愈置身事外。我開始感受到很多東西悄悄地溜走,我隨手翻翻手上的《69》,村上龍有一九六九,那麼身為太快衰老的七年級╱八0後的我們又該如何回憶Y2K呢?

那些我們一起經歷過的世紀末。未必華麗的黃金年代。

眼前的少男們激昂地唱著Bon Jovi的 ”it’s my life”,離下節考試還有三十分鐘,我瞇起眼,I ain't gonna live forever , I just want to live while I'm alive,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遊?我終於明白杜牧「繁華事散逐香塵,流水無情草自春」的意蘊:因為必然,所以有怨、有詠歌。

馮端己有詞為證「年少年少,行樂直須及早」,Bon Jovi諄諄教誨:Don't bend, don't break, baby, don't sack down.但倘若我的生命就是不斷倒數計時,一秒接著一秒,故事的開頭還會是「很久很久以前」,而我又能走到「很久很久以後」嗎?

But baby, what’s my life?

2009.05.19 | | 留言(0) | 引用(0) | 團長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