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傳奇的生存解讀:《平面犬》


作者:乙一
出版社:獨步文化
出版日期:2007年08月03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6954702









實在很難說這是不是推理小說,隨著新本格、社會派、輕小說等次文類的日漸交融,在台灣的日系推理迷大概跟看A片差不多,日本人給你什麼你就得接受,然後隨著他們的分場再從中進行具有讀者意識的選擇。

《平面犬》應該是所謂「白乙一」的風格,溫暖卻又黯然。裡頭收了四個故事,分別是〈石眼〉、〈小初〉、〈blue〉、〈平面犬〉,整體風格都還蠻一致的。乙一總是能將都市傳奇(urban lengend)化為他故事的梗概:看她的眼睛就會變成石頭、幻想中的朋友、會動的布偶、活生生的刺青,我們多少都耳熟能詳,「我有一個朋友他同學的朋友說……」,「流言」之所以能維生,所依靠的就是人們的口舌精華,然而乙一卻賦予這些斐短流長更具骨肉的生命力。

我不知道乙一是不是不相信人性呢?或者是在這種人-物互觀的動態過程中描繪出人之為人的部份,就像是唐傳奇名篇一般,在故事中尋找著安身立命的方式,是要找回一條腿變成石頭的母親?還是要在每年忌日都去那個路口幫幻覺朋友上香?或者是感謝那個醜陋的布偶救了孩子一命?又或者與左手臂上的刺青相依為命?當在後現代的世界中我們都是失根的浮萍,在千高原中游牧不得所終,乙一讓我們發現,現實世界的失落與死亡,交換的是對自己生命的更多了解,以及在這個游標閃爍的滑動中,唯一不變的真理。



不應該是這樣的。
手臂上的刺青小狗突然吠了起來;
形同陌生人的家人將全部離我而去。
我以為我恨他們的。
不應該是這樣的。

車子往海邊的方向前進,我卻一點也提不起勁來。
沒有什麼比和三個被宣判死刑的人一起出門兜風更沉重的了。
說不定他們說要兜風,其實是想帶著我連人帶車開進海裡。
如果打算一起自殺的話,他們三個人自己去不就好了。
無形中,我們一家四口似乎被彼此複雜的視線相互牽制著。

2009.06.13 | | 留言(0) | 引用(0) | 閱讀閱聽

徐步輕盈:《殺人黑貓館》





原寫於2007.06.06,當時的我正肆無忌憚地閱讀與論文毫無關聯的閒書,想來真是輕鬆以及不堪回首哪!



綾十行人:《殺人黑貓館》,台北:皇冠,2006
當然是再版啦,這麼經典的作品!



這幾天終於把這本赫赫有名的書看完了。雖然號稱是新本格少女的我,殺人館系列卻也只翻過十角館,反而是迷上正宗新本格所厭惡的天花亂墜系的新本格推理(輕小說集團?!)。想想實在與喜歡推理小說中有平面圖的我略嫌衝突!

《殺人黑貓館》是採用敘述性詭計的策略,敘述性詭計會讓讀者不知不覺掉入五里霧中,不可自拔,而其整本書的描述就是為了推向結局那短短一、二章,這股張力做得好,誠如本書或《剪刀男》,都不得不讓讀者眼睛一亮、拍案叫絕,但是做得差得,如《櫻樹抽芽時,想你》則是讓人不舒服到了極點。

同時,敘述性詭計也考驗了作者本身的邏輯性與知識連續性,舉《黑貓館》為例好了,即便我看書之前已經知道謎底,但是在整本書搜索蛛絲馬跡的過程中,也只找到一個有力的證據,其他很多作者暗藏的玄機也未能參透,這是成功的敘述曖昧,能讓讀者深深折服。

其次,《黑貓館》透過如此龐大的敘述詭計,架空了應該是推理小說中最重要的核心——殺人事件。生命、死亡、謀殺、密室、動機,看似嚴肅的推理課題,也都被大筆一揮,不輕不重地處理了。而當讀者們汲汲營營想與作者對決密室的謎題,或Rena之死時,其實也正一步步掉入了作者設下的最大陷阱。

於是,我們終於回想起,一隻黑貓,徐步輕盈地走過赤道無風帶。

2008.10.24 | | 留言(0) | 引用(0) | 閱讀閱聽

因為......《所以》







原寫於2008.07.08。
此書為我讀的池莉之第四本小說,
一樣圍繞著武漢展開,青春到老。

池莉:《所以》,北京:人民文學,2007





最近因為撰寫論文的緣故,讀了太多爛小說,所以決心要讀點好書,於是我拿出塵封已久的池莉《所以》,不到三天就讀完了。

她算是我少數會喜歡的故事性作家,我實在太耽美了,所以喜歡張愛玲,喜歡朱天文,喜歡駱以軍,喜歡卡爾維諾,但是我往往溺在這些文字華繡中,品嚐現代主義的菁英書寫時,十九世紀那一套寫實(我早熟的前青春期的閱讀時光,那些擲地有聲,耳熟能詳,熬夜拼讀,擺放在書桌上那麼明目張膽、驕傲而理所當然的鉅作們。多年後我愕然,繞了一大圈,我終究回到這個世紀交接的岔路上,往我的文化原鄉探尋,那時中國的貧窮,原來是連文化都枯竭的)往往仍不時地跑出來打擾我。

如泣如訴,我無法置若罔聞,所以開始閱讀李銳、蘇童、池莉,那幾乎是要配著歷史課本與年表來閱讀的小說了(同我的專業多麼相似),傳聞的大時代在農村,在香椿樹街,在鹽城,在武昌竄逃,知青們幾乎都要落淚了,搭上那節車廂返回城市,那是中國的浦島太郎們,「感受看看吧」!

人性的一切開始連同慾望被開啟,不只是海派們的氣息,在故事中我們也都想好好地說,我們都要,渴望明白,並為此申言。那不久的從前,那人還要不要回來?

我不願承認,也想要長成一個盛開如蓋的生命。但現在我必須誠實:怎麼我連閱讀,都在極端中擁抱。

2008.09.20 | | 留言(0) | 引用(0) | 閱讀閱聽

«  | 主頁 |  »